你的位置:首页 > 最新资讯

余生可以找个比较幼稚的人在一起

2019-5-13 22:55:56      点击:

余生可以找个比较幼稚的人在一起。

长大后,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,



我在这头,新娘在那头。


——余光中


















前几天,在一档文艺晚会上,有人将邓稼先与妻子许鹿希的爱情故事,从书本搬上了荧幕。






这对因工作而分离的眷侣,一个隐姓埋名为国奉献28年,一个先是用28年去等待,然后又用28年去追寻;






也让我们有幸见证了,这场平凡而又伟大的爱情。














视频一出,立刻引来大批网友的转发,纷纷配文到:






真的好感动;






大概这就是爱情的模样吧;






从前,车马很慢,一生只够爱一个人。






许鹿希对先生邓稼先一生的等待和追寻,是爱情里最华丽的冒险。






而这份爱情,也因为这样的冒险而显得更加珍贵。






爱一个人,本就是一场幼稚的远行。






在茫茫是人海中,如果你有幸觅得一良人,大可以在爱情里做个幼稚的孩子,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旅途。














1








幼稚,是爱情的着色剂






如果说这世间只有一种浪漫,那一定是诗人的笔触。






余光中就是这样一位懂得浪漫,又极其幼稚的诗人。






在国愁家恨中,他写:






“当我死时,葬我,在长江与黄河之间”




儿女情长里,他写:






“月色与雪色之间,你是第三种绝色”




前者,是写给祖国的情诗,后者,是写给范我存最热烈的告白。










 


“小平头,粗布衣,严肃而害羞”,是范我存第一次见到余光中的样子。






此时的余光中,正是风度翩翩,书生意气的少年郎,而范我存,也是大家闺秀,温暖纯良。






都说“少年不识愁滋味”,爱却悄悄在心底生了根。






当两人再次相遇时,爱情里的少年,一如孩子般的幼稚,他说:






“范我存,我要娶你。”






此时的余光中,是台北大学的高材生,早已在文坛上小有名气,左手诗歌,右手散文,一时无两。






而范我存,家道中落,辍学在家,又患有肺病,大门不出,就是一个普通的女孩。






无论从才华还是名气,所有人都认为,两个人都是不般配的。






可余光中不顾家人的反对,执意要和范我存在一起,也因为这样的固执,被打上了“幼稚”标签。














都说“生活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。”其实爱情,亦是如此。






在爱情中,他提笔写下:






“半辈多珍贵的日子


以为再也拾不拢来了


却被那珠宝店的女孩子


用一只蓝瓷的盘子


带笑地托来我面前,问道


十八寸的这一条,合不合意?”






余光中和妻子的爱情,是世人眼中的幼稚,却成为了两人几十年婚姻的主旋律。






年少时意气风发的幼稚,是爱情的开始,也是爱情的本质。






好的爱情,向来都充满了不成熟的幼稚,这种幼稚,成为了爱情里独特的孩子气。














2








幼稚,是婚姻的保鲜品






婚姻里的孩子气,冲淡了平凡生活里的油盐酱醋,和鸡毛蒜皮的斗争,让爱情永远保持着新鲜。






在真真假假的娱乐圈里,张智霖和袁咏仪一直是模范夫妻。即便是出门买菜,两个人也会自然地扣着双手,令人羡慕。






在被问到爱情保鲜的秘籍时,张智霖笑着说:






“哪有什么爱情秘籍,无非是把她当做孩子来哄。”






在综艺节目《妻子的浪漫旅行》里,面对着袁咏仪的撒娇和任性,张智霖始终用一副宠溺的表情看着她,眼神里充满了宠溺。






在节目的最后,两个人还共同演唱了一首情歌《恋爱预告》。






二十五年前,两个人正是凭借着这首歌,向全世界宣布了爱情。






二十五年后,再度唱起这首歌,张智霖说:






“我还是那个少年,她还是那个少女。”














最好的爱情大概就是:尽管时光荏苒,岁月变迁,在对方眼里依然是当年那个幼稚的少年。






余光中和妻子的爱情亦是如此。






生活的琐碎并没有消耗彼此的感情,反而让两个人都充满了孩子气。






古稀之年的余光中外出讲座,提起乡愁,他动情的朗读起了那首让他名满文坛的《乡愁》:






“小时候,乡愁是一张小小的邮票,我在这头,母亲在那头。






长大后,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,我在这头,新娘在那头。”






读到这里,头发花白的余光中停了一下来,他左顾右盼,冲着人群问:






“我的新娘呢?我的新娘在哪里?”






“我在这里……”






范我存应声而出。






在读者的簇拥下,两个头发花白的老人相视而笑,就好像两个被大人看穿了秘密的孩子,满是幼稚。














爽朗的笑声惊艳了平淡的生活,也让两人感情的长河荡起涟漪。






真正的爱情大抵就是:我是别人眼中无所不能的超人,却是你眼中撒泼打滚的孩子。






如果说,爱情终归要回归平淡,而那个“幼稚”的爱人,就是生活里的一簇烟花。














3








幼稚,是极致的成熟






幼稚的爱情,并不等同的冲动和鲁莽,相反,能够给爱情增色的幼稚是一种“极致的成熟”。






《爱你就像爱生命》里,写满了王小波和李银河之间的的情话。






王小波说:






“你好哇,李银河……”






“一想到你,我这张丑脸就泛起微笑……”






李银河给他回信:






“这个人小说写的直击灵魂,人可真够丑的。”






在那段两地分割,聚少离多的时光里,正是这样的幼稚,让李银河在贫瘠的日子里有了光亮。 














纸短情长,是写字人天生的浪漫,也天生的幼稚。






余光中的一生,写了八百多首诗歌,其中情诗就有一百多首。






在南京大学的讲台上,他说:






“杜甫一生只写了两首诗给太太,而我写的,可就太多了,这这一点上,杜甫是远远比不上我的。”






说起这段话的余光中,像极了考试考了一百分的小学生。






余光中的幽默,让人群中爆发了一阵欢快的笑声。而在人群中,范我存却羞赧的低下了头。






范我存知道,余光中的孩子气,是自己安全感的来源。






《等你,在雨中》是余光中写下的情话:






你来不来都一样,竟感觉


每朵莲都像你


尤其隔着黄昏,隔着这样的细雨










 


成熟的爱情就应该是这样,不管你在与不在,我始终像个孩子一样,陪伴在你身边。






张小娴说:






“我的不治之症,是爱着一个不能给我半点安全感的的男人。”




“安全感”并不是爱情老手的专利,“孩子气”也并不意味着推诿和妥协。






真正成熟的人,都拥有恰到好处的幼稚,这种幼稚,才是给对方最厚重的安全感。














4








一生太短,如白驹过隙;






一生又太长,足够和相爱的人虚度时光。






王小波说:






“世间最美好的爱情,就像是两个坐在一起偷吃蜜糖的小孩;






你一口,我一口,傻傻地彼此嘲笑,却永远也吃不完。”






爱情和婚姻,本身就是一件幼稚的事,越幼稚,越美好。






余生,一定要找一个幼稚的人在一起。






一起敌过生活的烟火,一起走过岁月的波澜,一起抵御流年的冲击,一起走向幸福的晚年。






在你的身边,也一定有一个“幼稚”的人。亦或是你自己,曾经就做过很多“幼稚”的事。






这也恰恰是平淡生活中难得的一种幸福。